您当前位置:首页 > 球类

下一个墓碑为谁而立——行走北疆 北疆生态及鸟类科考

发布时间:2019-08-14 08:42:37编辑:运动健身网阅读次数:
摘要: “行走北疆”北疆生态及鸟类科考 四川音乐学院 Ulay 我最开始了解新疆是源于新疆的地下民谣音乐。马木尔那浓重的哈萨克腔调,吴吞唱《时候到溜》时吹的口哨以及旅行者的苍凉悠远。虽然我从未去过那片土地却有如 ...

我最开始了解新疆是源于新疆的地下民谣音乐。马木尔那浓重的哈萨克腔调,吴吞唱《时候到溜》时吹的口哨以及旅行者的苍凉悠远。虽然我从未去过那片土地却有如来过无数次,这里符合我对此的所有想象,这里的大气会使一切狭隘的心变得无限宽广。

所以当我第五日在黄爪隼繁殖地看见一只孤单的黄爪隼顺风飞翔,苍茫天地,俯瞰世界的时候,我就暗想:只有这种猛禽才配得上新疆嘛,简直完爆那些小的不能再小的鸟,哈哈。

\


这是这几日的路线行程

[attach]1754206[/attach]




此行路线基本按照G216和G217行进,即:乌鲁木齐出发经停白湖-经野马繁殖中心-穿越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和卡拉麦里保护区到达火烧山-经恰库尔图镇转S324-经喀拉布勒根乡和杜热乡到达福海-转S319-经北屯转S319到达布尔津-转G217经和什托洛盖镇和乌尔禾区入130团-经奎屯转G312过石河子回到乌市。
(路程信息来源于莫博士)



我利用iphone手机拍的关于卡拉麦里保护区和白湖的一个环保宣传片 每个人都可以发挥自己的力量让更多人了解和参与进来,只是举手之劳的事情。


下一个墓碑,为谁而立?

据联合国保护组织统计,人类的活动使物种灭绝的速度加快了1000倍,现今物种灭绝速度接近恐龙大灭绝时代。预计到2050年,将有37%的物种消失.


国际上已经公认,如果某种群的数量少于50个,它的命运就是灭亡


(一) 白湖湿地


在北京麋鹿保护中心,有一个世界灭绝动物墓地。那里刻着近几百年来消亡动物名称:新疆虎、蒙古野马、高鼻羚羊……而今日在新疆乌鲁木齐市西郊的白湖湿地,白头硬尾鸭是否是下一个入驻者?



[attach]1754302[/attach]


白头硬尾鸭为世界自然基金会公布的全球濒危鸟种之一,在全球已不足万只,在中国也被列入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名录。据湿地国际组织最新统计,白头硬尾鸭全球数量为8000~13000只,在新疆西部的准噶尔盆地及天山地区有过繁殖记录。


白湖不是两面夹击,而是四面夹击。它的东西两侧是一个采沙场,使地下水位下降,北边是一个大型工业园区,所排的污水正好是冲着白湖,南边频繁有人类活动。


5月5日,行走北疆的第一天,我们来到了乌鲁木齐西郊的白湖湿地,当我们下车徒步走去的时候,沿途有开发商竖起的买房子的广告牌子,轰隆隆的采石场以及泥泞的道路。一个被列入濒危保护动物的栖息地不是被建立起了保护区而是裸露在外,被各种企业和污染源包围。这种事情并不罕见,众多民间的护鸟组织都向乌鲁木齐政府递交了无数次建立白湖自然保护区的提议,但是都不见音讯。后来我上网查询,了解了一件事,白湖2010年其实已经被改成了白鸟湖新区。从建议设立保护区,从“专家”对白湖进行综合评估,从乌鲁木齐县莫名其妙把白湖改成白鸟湖作为一个重点建设项目进行招商投资,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美其名曰“生态型中央商务公园”以下是我截图的当天报纸。

[attach]1754350[/attach][attach]1754351[/attach]


其实你翻阅全国的报纸都不难发现,旅游业的规划无非就是三个字:高、大、全。


城市变得越来越大,道路变得越来越宽,开发区和人造景点变得越来越多,而科学发展观好像变成了一个可笑的口号。谁都想在这块大蛋糕上切一角。

\


大家都知道河北省张北县原来是国家级贫困县,因为它什么都没有,物产也不太丰富。后来北京的主办方在这里办了张北草原音乐节后,张北县已经被全国人熟知。看名字好像是“草原”音乐节其实是“黄土”音乐节,每年音乐节时候好几万人的涌入早已把植被踏平。而对这个小小县城带来的经济效益的猛烈袭击却已经让这里的不少本地人改行做旅游。对比张北县,这次行程的第五天到达了130团时候也谈及了关于130团的旅游规划。我初到130团的时候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些黄土盖得的小屋,虽然不住人了,但是一大片看上去都摇摇欲坠。有一个二层小楼上颜色褪的还能依稀辨别写着“旅馆部”的大字。130团有很好的鸟类资源(每年黄喉峰虎会来此繁衍),当他的书记谈及规划时,看的出来他很着急,急着致富。


对比张北县和130团还有白湖湿地,有一个共同的问题是他们普遍遇到的。就是全国的贫富差距所导致的急于致富,急于开发。遇见能赚钱的门路就一股脑扑上去,先破坏再保护,这是整个社会和时代所呈现的状态,每个人都在奔波,以牺牲环境为代价获取利益,白湖的命运也是如此,可是白头硬尾鸭等不起了。它不能等待人类把它的栖息地吞噬了再去再造一个给它,也许它就是下一个白鳍豚。




(一) 卡拉麦里

穿越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车辆行驶在216国道上,1992年,当年取命为“幸福路”的国道216,成对角线横穿卡拉麦里,将保护区核心区一分为二,我们飞驰在这条荒漠中的道路上,火热的阳光已经让车上许多人倒头大睡。这条路主要连接火烧山油田到准东煤田,其实并不是不可以绕开保护区,如果接道阿勒泰,要比此多修100多公里。

[attach]1754304[/attach]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没有买卖也就没有车流打扰这片保护区包括普氏野马和鹅喉羚在内的野生动物,216国道修后,曾经撞死过5匹放归的野马,它占用了动物的饮水点,给来喝水的野生动物带来了致命威胁。



和白湖遭遇的问题有相同也有不同,卡拉麦里保护区在1982年就被成立,可是三十年过去,保护区并不是曾经的净土,此处丰富的矿藏和岩石早已被盯上,政府只顾眼前利益的经济规划和一批批前来淘金的运石车使今日的卡拉麦里的猛禽纷纷弃巢远走他乡,地域面积不断缩减的保护区随着西部大开发的脚步已经逐渐被掏空。

晚上我们抵达火烧山石油基地,吃过饭我被这片土地的美所深深着迷。它可以满足你对北方所有的想象。晚上开会的时候西锐老师给我们放了关于在卡拉麦里金雕卡小金的故事。


下面链接一下具体的故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42c63f90100wdgl.html


我们没有看到金雕估计也没有多大的几率能看见它,但是我们一行十人在行走北疆的第五天看见过黄爪隼。我猜测在那样广阔的天地间,那种兴奋感和看见金雕差不多。比起睁大眼睛寻找小鸟来说,猛禽太容易被识别,经常在行车的路中就看见在空中盘旋的猛禽,我更认为当我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新疆的时候只有猛禽才配得上那种征服一切的天地。


人为盗猎加上“准噶尔金”的花岗岩大量的开采,已经把许多猛禽逼到了绝路,山体逐渐被开发,食物它们大多是用了许多年的巢穴不得不废弃远离故乡。据监测人员在216国道一线随机统计,不算夜晚的运输量,单白天一天,从准噶尔盆地运出的石料每天至少5000多吨。不用多久,这里再也看不见鸟儿在天空盘旋。



也许在今日一个还有ktv存在的卡拉麦里自然保护区,即将变成下一个克拉玛依。




福海及布尔津

前一日的晚上刚到就去了福海,那风力简直把我吹掉了二两肉,不过赶上了黄昏落日,就算吹掉两斤肉都值得了。

[attach]1754454[/attach]



这一天辗转了四处地方,分别是乌伦古湖公园、将军湖、额尔齐斯河畔小树林和魔术林。



早晨从乌伦古湖公园观鸟开始就开始正儿八经的观鸟了(前三日保护区考察比较多)。我被分在了丫总这一组,虽然有点冷,但是似乎对观鸟来了感觉,因为能近距离看的仔仔细细的了,无论是它们撇着眼向下看你的眼神还是转着脑袋四处眺望的状态都清晰可见。


[attach]1754457[/attach]


棕尾伯劳 当天看见的比这只肥多了,转个头都费劲,这只鸟据说很凶猛,真是白长这么萌了。

[attach]1754459[/attach]


紫翅椋鸟 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在说向烨是粉红椋鸟而把这只鸟记得这么牢…这么牢…

\

[attach]1754468[/attach]



蓝喉歌鸲 我终于近距离拍下了,像戴了个蓝围脖一样,特别好看。

[attach]1754458[/attach]



在额尔齐斯河畔的树林子里头,我第一次看见了啄木鸟,小的时候都是从童话书上看见的啄木鸟,要不就是小学自然课上看见过(亲近大自然果真要从娃娃抓起)。这只白背啄木鸟当时正在忙业务,那声音,闷闷的,却很响亮。




下午3点多,我们抵达了魔术林,这片林子据说没有专业人带领会在里面迷路,我对这里印象深刻的原因是看到了黑啄木鸟啄土的整个高清过程!当时我们所有人发现它时和鬼子进村扫荡生怕惊到村民一样,所有人都是压着身子前行,手中的相机不停的闪,因为我第一次看见这么神奇的过程,所以我被它这么滑稽的动作乐不可支又不能笑出声来,它一点都不害怕人,以至于当我们所有人看完它继续向前扫荡时候陈老师留下来继续原地拍摄,陈老师说最后都懒得拍它了它还赖着不走。



[attach]1754461[/attach]



半夜十二点,我们又来了,为了去看看一种叫西红脚鸮的猫头鹰。在等待的过程中,我完全被那漫天低垂的星斗迷住了,文艺点的说法是滴落苍穹的星星,通俗点说就是一喽一箩筐的星星啊,又大又亮。在夜访前,我看所有人的微博都说好兴奋之类的话,包括我在内,西锐老师放着西红脚鸮求偶的叫声录音。所有人都竖起耳朵听着,那厮的叫声一会近一会远,最后好多人并没有看见它的尊容,我就仅仅看见了三秒,不虚此行!



[attach]1754456[/attach]


130团:hello,新疆歌鸲

抵达130团的胡杨林宾馆时,就被它后面的一个小花园的鸟叫声所吸引,起初我看见两个树中间有一个鸟窝,里头那只鸟还转个头来往下看我,似乎在说:“你看毛线?”我学着西锐老师用手机把新疆歌鸲的叫声录下来,然后在树下放,这厮果然围着声音源在几棵树之间飞来飞去,我用望眼镜去看它,它听见声音显得很兴奋,心里窃爽这是你自己的叫声都听不出来。 当鸟能和你互动的时候,我就发现原来观鸟是这么有意思的一件事,那几天我还时常拿出录得它的声音来听,重返森林的感觉。

[attach]1754455[/attach]


感谢有你们

虽然我话不多,但是我一路都在默默地观察周围的一切。感谢西锐老师和丫总知识渊博的讲解,西锐老师有点像姜文,成熟的帅。丫总虽然头发短,但是我怎么看都觉得很小女人 。感谢国家地理和让候鸟飞的工作人员默默的抗单反的发微博的辛苦组织活动。感谢老顽童陈老师的拍摄和车上给大家科普,司机景涛师傅的辛苦开车。还有可爱的9位队员,鸟妈妈闪闪、徒手抓蜥蜴的佳庆、同屋的yoyo、新疆娃周众、小崔崔、莫博士、腼腆的闹钟、比本地人还熟新疆的外地人小冉、放荡不羁的向烨,认识你们,是2013年五月最好的礼物。


本文链接:下一个墓碑为谁而立——行走北疆 北疆生态及鸟类科考

友情链接:

心经结缘 念佛 佛经大悲咒全文